当前位置:古侯子 > 古侯子-人生感悟 > 查看文章

年味,就是亲情之味

年味,就是亲情之味

再一次,先祝所有的人,羊年大吉,万事如意。

又再一次,回头写前一天,也就是除夕时候的事情。写点什么事情呢?稍稍琢磨了下,决定写点我们这里过年的一些风俗,再加上除夕这一天的一些故事。

这几天的日记,一直在说,我们这里是一个非常遵循传统的地方。世易时移,传统也在慢慢的淡化,到现在多多少少的还能看到一些影子。

现在过年,没有以前那种年味的感觉了。为什么呢?真实的原因不是很清楚,也许是人的心变了。其中一个原因,也许是现在物质生活丰富了,每天吃喝都比过年要好,过年没有了这点优势,也大体不知道年过个什么劲了。

印象中,有年味的年景,生活还没有那么好。小时候,再怎么馋,一年吃不了几顿肉,就是好饭菜平日里也不多。那会儿穷,什么东西都省着,不能有丝毫的浪费,有一点浪费就会让人说败家。一直到现在,家乡人对于节省这事儿,有刻骨的坚持。

一个堂弟,娶了南方一城市家庭的女儿做老婆,生了一个娃,就让我叔婶去帮着看孩子。结果呢,叔婶看着儿媳妇花钱大手大脚,不爽其浪费;而儿媳妇则看叔婶扣扣索索的,舒服的日子穷着过,很难接受;最后,叔婶回来老家呆着就不过去了。

节省本是美德,过分了,也是一种负面的影响,最大的影响是心胸的格局,进而是做事做人的格局。对此,我深有体会,我就是这里的人。

当然了,我对家乡祖祖辈辈崇尚节俭是很理解的。这个地方历来时兵家必争之地,这话是什么意思呢?所谓必争,就是说,这里经常有战乱。一旦发生战乱了,就会各种物质匮乏,平日里不节省一些,积攒一些,到了乱世来临时,就没什么依靠能活下去了。

处于这样的一种考虑,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乡亲们,血液里流汤了节省的天性,也形成了随时面对动荡的强悍性格。可以说,这里的人,拥有着可以说是最强的适应能力和生存能力。记得前一年回家的时候,在回家路上,见到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大爷,一边骑着自行车,一边用架在自行车上的一个竹竿来打吊针,我当时就在想,这是怎样彪悍的生存能力啊!六七十岁的年龄,在城市里,生点病估计就虚弱的躺在医院,至少要在躺在家里,哪能像这位老大爷强悍的边骑车边给自己打吊针。这就是这里的父老的强悍。

话说的有些远了。按照祖辈的传统,过年的时候要做一系列的准备。这些准备,也跟其他地方的一些顺口溜是类似的。先是要蒸馍,还要过油,接着是剁饺子馅,差不多了就到除夕了,就要准备年夜饭,一家人一起吃饭过年。到了午夜跨年时,放鞭炮庆贺过年,而后就是睡觉了,等着初一的新太阳的到来。

先说说这个蒸馍,也就是蒸馒头,蒸包子。按照习俗,要一下子蒸好几大锅的馒头包子,什么纯馒头,枣子馅儿馒头,红豆馅儿包子,肉包子,菜包子……各式各样,没有几百也有几十吧。这些馒头,一家四五口人,往往吃到年后过了十五都未必吃的完,我记得小时候经常在年后看到家里蒸的馍放的长绿毛,没办法继续吃,只好扔了喂猪狗。每年都是这样,每年各家各户似乎都还蒸那么多。我一直不明白,乡亲们为何要这样呢?现在隐隐的有所理解。

接着是过油,我们这的过油,就是做油炸丸子,做一些油酥的半成品食物,比如用油炸酥小鱼、土豆或者山药。油炸丸子,就不说了。油酥的食物,是用小鱼,切好土豆或山药,裹上面糊,放到油锅里炸,然后出来一块一块的油酥的东西。这些东西,刚出锅的时候,很好吃;放久了以后呢,用来放到汤里,或者菜里再煮出来,也非常的好吃。没吃过这个的,不妨想想那道还算有名的“小酥肉”,汤和菜的味道就是那个样子。

我们这里过油,经常还会做一道叫做“绞叶子”,我不知道是不是这几个字,大致的音就是这样了。这也是一种油炸食品,是把面擀成薄皮,撒上芝麻,用刀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菱形的面片,然后放到油锅里炸,出来就是所谓的“绞叶子”,是过年时候作为一种零食吃的。做的好的,还蛮好吃的,做不好的话,就不知道什么味道了。看到这个东西,我突然感受到了,父老乡亲们以往的日子是多么的辛苦。

接下来就是剁饺子馅。到了年二十四五,就能听到各家的刀剁案板的声音,那就是在剁饺子馅了。这里的饺子,多年来只有一种馅儿,那就是猪肉萝卜馅儿。萝卜先用一种搓子搓成细条,放上切碎的猪肉,加上葱姜,然后开始剁,细细的剁,直到剁成近乎黏糊状,才算差不多了,这大概就是饺子馅了。剁好了的饺子馅,盛放到什么容器里,到初一才会食用。

吃了那么多年这样的饺子,我实在吃不下去了,今年就坚决不让爸妈再准备这样的饺子了,终于换成了羊肉胡萝卜馅儿的。今年也不如往年,没有准备那么多的饺子馅儿,只是一两顿就好,以往都是多得放到发霉扔掉。看着是为了节省,却带来了很多的浪费。

这些准备好了,过年也差不多准备差不多了。就看到父老乡亲碰面时打招呼,都问:年准备的怎么样了?蒸馍了没?过油了没?扁食馅儿剁了没?哦……都准备好了啊?那就过个好年哈。

真的是想过个好年,也要过个好年。准备好了这些,二九或者除夕当天,贴上春联,就等着年夜饭和守岁了。

年夜饭,我们这里不算那么特殊,只是比平常丰盛一些。在家里,年夜饭,由我老爸和我准备,我老妈和小妹则包饺子。饺子不是除夕晚上吃的,而是为初一早上准备的,这点大概跟其他地方都不一样。包好的饺子,放在容器里,盖上红纸,等着来年的红红火火吧。

除了我们这些传统的事情之外,现在过年,看春节晚会也渐渐的成为传统了。即使现在的晚会越来越没有什么意思了,一家人围在一起,聊聊天,看看节目,是一年中难得的温馨时刻——这就是过年,比其他什么都重要。

现在过年,没有什么年味,不是没有年味,是我们没有心情细心品味,是我们的情味变得淡薄。年味,就是亲情之味。

P.S. 对古侯子及其文章感兴趣,欢迎加古侯子微信(微信号:houqun)进行交流。

文章修改记录

  • 2015年2月19日,文章初稿
作者:古侯子
言出必行、知行合一
版权保护:本站文章享有原创版权保护,未经授权不得使用,授权点击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houqun.me/?p=634564 转载请注明出处.
如果喜欢:点此订阅本站 每日收到一封来自本站精选文章推送.
7K